加拿大最高法院命令谷歌在全球范围内取消索引网站,为审查制度敞开大门

作者:滕茹岳

<p>加拿大最高法院已命令谷歌对全球电子商务网站进行去索引</p><p>这创造了一个灾难性的先例,为全球其他政府(和私人团体)打开了大门,试图控制或审查谷歌的搜索结果</p><p>此案是Google Inc.诉Equustek Solutions</p><p>原告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家小型科技公司,起诉其前经销商,该公司在网上销售涉嫌伪造版本的产品</p><p>针对被告的最初禁令未能阻止该行为</p><p>针对谷歌的本案提起上诉,最高法院批准了针对谷歌的全球禁令:在这种情况下,方便的平衡有利于发出强制令</p><p>上诉法院同意法院对强制令申请拥有对Google的管辖权</p><p>它还得出结论,允许对非缔约方寻求临时救济</p><p>授予禁令的权力是推定无限制的,旨在维持秩序的禁令不必仅针对涉及诉讼的各方</p><p>在这种情况下,具有全球影响的禁令是合理的</p><p>加拿大最高法院同意下级法院的裁决,即在Google.ca上简单地阻止或取消索引侵权网站将不足以强制执行禁令,从而证明全球禁止该公司的正当性</p><p>实际上,法院的推理可能是准确的 - 类似于法国隐私监管机构寻求在全球范围内强制执行“被遗忘权”的逻辑</p><p>然而,这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并建立了一个可怕的先例</p><p>公司和政府对他们在搜索结果中所代表的方式感到不满,可能会在某些借口或准法律基础上寻求不仅在国内审查谷歌,而且还在国际上审查</p><p>伊朗,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俄罗斯或中国等政府可以通过法律,要求删除在政治上令人不快或不愉快的批评性或冒犯性内容</p><p>例如,中国可能会寻求全球审查有关西藏或达赖喇嘛的政治讨论</p><p>俄罗斯可能会要求谷歌删除有关俄罗斯西方选举黑客攻击或批评普京的内容,因为这会破坏政权的稳定</p><p>沙特阿拉伯或巴基斯坦可能会寻求全球删除批评伊斯兰教或先知穆罕默德的内容</p><p>声音难以置信或不太可能</p><p>也许</p><p>然而,这就是加拿大决定打开的大门</p><p>实际上,在一个国家管辖范围内审查互联网的法律可以使用加拿大法院的逻辑进行国际扩展:如果没有全球适用,预期目标就无法完全实现</p><p>最终,谷歌的办法是完全退出该国</p><p>谁可以控制或审查互联网</p><p>这就是利害攸关的问题</p><p>事实上,可以说法院的判决是有道理的,在这种情况下,有更大,更重要的原则应该胜过个别公司原告的权利</p><p>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能够决定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人们阅读或看到的内容</p><p>但这恰恰是加拿大裁决为此做出的准备,....